:::
FIHRM-AP第四期專文-共享水平社創立理念 共創溫馨世界
圖1、水平社創立者

圖1、水平社創立者

作者介紹:【駒井忠之】

1972年出生於日本國奈良縣御所市。自1998年水平社博物館開館起擔任學藝員,於2015年就任館長。透過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和「世界記憶計畫」等活動,將水平社創立思想廣傳全世界。目前於神戶女學院大學教授人權論。共著有新版《水平社的源流》(解放出版社,2002年)、《水平社宣言的熱和光》(解放出版社,2012年)、《近代的部落問題》 (「講座 近現代日本的部落問題1」,解放出版社,2022年)。

單位介紹:【水平社博物館】

水平社博物館於1998年5月在全國水平社發源地奈良縣御所市柏原開館。致力於人權文化的振興和人權思想之普及,傳遞各種關於歧視問題和人權的訊息。

2015年9月,水平社首次參與在紐西蘭威靈頓舉辦的FIHRM(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大會,同年12月成為第一個成為FIHRM會員的日本組織。自此,水平社開始推動各項活動,與全世界共享「追求人類尊嚴與和平」的創社理念。

2016年5月,水平社在ICOM(國際博物館會議)大會和FIHRM羅薩里奧大會(阿根廷)上,介紹了「水平社和衡平社 受歧視民眾跨越國境的結盟紀錄」(水平社博物館館藏史料五件)登錄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Memory of the World)」亞太地區版中一事,現在持續努力希望能登錄於國際版中。2022年3月3日水平社創立100周年之際,翻新改建後的水平社博物館重新開幕。


前言

1922年3月3日,全國水平社創立於京都市公會堂,目的在於追求人類的尊嚴和平,主導的創設成員是一群在出生成長於今奈良縣御所市柏原這個地方的青年。

全國水平社的創立始於以消弭部落歧視、推廣自由與平等、確立人權等為目標之部落解放運動,前後投入水平社運動的許多前輩傳承這樣的精神。為了將他們奮戰的過程流傳後世,1998年5月運用來自全國各地的捐款在水平社的發源地柏原成立了水平社歷史館(1999年更名為水平社博物館)。

能喚起共鳴的創立理念

全國水平社高呼「透過尊敬他人來解放自己」,宣揚「讓世間有溫情、人間有光輝」的創立宣言,是日本第一篇人權宣言,同時也是世界上首次由受歧視當事人所發出的人權宣言。水平社創立理念是營造各種身份認同(identity)都能獲得接納的社會,同時建構起不允許歧視的社會,除了部落民(Burakumin)之外,這種理念也引起許多人的共鳴,對於推展在日朝鮮人和「Uchinanchu」(沖繩人)、愛努民族,以及漢生病康復患者等自主爭取人權的運動,也帶來刺激和勇氣。另外也影響到朝鮮被歧視的「白丁」(Pekuchon),1923年4月,以「白丁」為核心成員成立了衡平社(Hyonpyonsa)。水平社和衡平社追求結盟的交流歷史,是一段以人權、自由、平等、博愛、民主主義等人類普世價值為基礎的紀錄,記錄這段交流的史料「水平社和衡平社 受歧視民眾跨越國境的結盟紀錄」,於2016年登錄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的亞太地區版。而水平社的創立也廣受海外媒體注目,美國《國家》(”The Nation”)雜誌曾在1923年9月5日的報導中刊登介紹了水平社宣言的英文翻譯。

什麼是水平社企圖消弭的部落歧視?

全國水平社以其創立宣言為理念,活動目標在於消弭社會少數族群「部落民」遭受的部落歧視。部落歧視之根源,來自日本對前現代(pre-modern era)身份制度中被稱為「穢多」的人進行的身份歧視。儘管日本成為現代國家後廢除了法律上明定的身份制度,「穢多」身份也已在1871年廢除,但重新被編制進現代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中的部落民所受到的歧視,形成了日本特有的社會問題。這種部落歧視與印度等種姓制度裡被稱為「穢不可觸(Untouchables)」、「棄民」(outcasts)」,還有「達利特人(Dalit)」的被歧視者(*穢不可觸、棄民、達利特人,指的都是被歧視者的不同名稱,並不是指不同人種)有相似之處。

另外,在1946年11月所公布的日本國憲法第14條中,將部落歧視定位為有關「社會地位和門第」之歧視,一如在1965年12月聯合國第20屆大會通過的「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中,將其定位為「世系(descent)」歧視,足見消弭歧視現在無論日本國內或國際上,都已經成為重要的人權問題。

日本在1868年起推動「明治維新」(*1868為起點,並非只有這一年)為現代國家的出發點,然而前現代的身份歧視在新社會中形成了新的歧視秩序,現代公民社會中持續存有對部落民的歧視。特別是在1900年左右開始,部落歧視日益嚴重,因此政府等各單位開始企圖透過由上而下的政策推動部落改善運動,並促進部落民與部落外的融和。

然而部落民並不以此滿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於各地自發地展開追求自由、平等、博愛的自主解放運動,希望實現部落歧視的解放。推展部落民自主解放運動的,正是全國水平社。

以實現人類尊嚴為目標

1942年之後,全國水平社雖然在法律上已不存在,但水平社追求人類尊嚴和平等的創立理念,之後依然繼續傳承,部落解放運動也持續不輟。

1948年聯合國通過規範人權原則的「世界人權宣言」,1995年開始推動「聯合國人權教育十年」,2005年起聯合國提倡「人權主流化」,這些都形成可觀的影響,使確立人權的潮流逐漸成為世界共識。此外,在2015年聯合國永續發展峰會中,所有會員國一致通過永續發展目標SDGs,以創造不遺落任何一個人(leave no one behind),讓地球上所有人皆能擁有富足幸福生活的未來為目標。為了打造永續社會,永續發展目標以人權為關鍵詞,設定了17項核心目標、169項細項目標,這也與水平社「綱領」中的思想「領略人性原理,將以人類最高境界為目標而邁進」有共通之處。日本首座成為國際人權博物館聯盟(FIHRM)會員的水平社博物館,透過「世界記憶計畫」和FIHRM的活動,將水平社的理念傳播到世界各地。

水平社博物館企圖透過展示與傳遞人權相關資訊、追求人類尊嚴,這些活動的推動獲得了各種組織團體的協助。博物館所在地的柏原,於1999年成立了以自治會為核心、由各種團體所組成的水平社博物館在地協力會。在地協力會為能溫暖迎接來訪民眾,整建鄰近博物館的公園,加強綠化植栽。
 

另外,為了促進、支援博物館的各項計畫,對博物館的維持、發展作出貢獻,奈良縣內的教育、運動、宗教、企業、工會等團體共同成立了水平社博物館協贊會。加入協贊會的團體之一「部落解放同盟奈良縣聯合會」以水平社運動精神為基礎,並繼承了部落解放運動,每年都固定購買一定數量的水平社博物館入場券,增加博物館的來館人數。同時在水平社創立100周年紀念活動之一環,水平社博物館展示更新之際,也與協贊會等合作檢視展示內容,採納不同觀點之各方意見,打造出更加豐富的展示內容。結果許多來館者紛紛留下「深受感動」的感想。

在更新後的展覽「後記(epilogue)專區」中,展出了名人留下的動人名言,以及一般市民投稿之「印象深刻的話語」。白色空間牆面上以固定立體字方式展出水平社所提倡「打造更溫馨的人間」等語錄,牆上設置的五台大型顯示器上,輪播顯示著來館者覺得深受感動的文字。這個專區又被命名為「語言美術館」,今後也將繼續對外公開募集這類「深受感動的話語」。誠摯希望這個任何人都能參與的展區,能成為眾人共享「實現人類尊嚴」意念的空間。

打造更溫馨的人間

自1992年水平社創立以後,消弭部落歧視的運動與日本國內外推動人權的活動,都一樣走過百年歷史。但是放眼現今的日本,當初創立全國水平社的被歧視社會少數族群,他們所遭受的歧視仍會顯現在婚姻或不動產等契約上,目前很難說已完全消弭歧視。

除此之外,現在也有許多惡劣行為橫行,利用一般人忌諱與部落扯上關係的錯誤認知,例如以大家對部落問題理解不足為由,銷售高價書籍等等,皆是以部落問題為藉口,向人謀取不當利益,或要求對方進行並無義務的行為。這些行為也成為導致偏見和錯誤認知的原因。在網路上甚至因此不斷出現對部落中傷、誹謗的留言,成為助長歧視的原因。

有鑑於此,日本在2016年重新制定了「消除部落歧視推動法」、「消除殘障者歧視法」、「消除仇恨言論法」等「人權三法」。並於2019年施行了「愛努政策推動法」。

在上述部落歧視現狀及人權相關動向等背景之下,部落解放運動以人權運動間的相互聯繫、透過地區營造建立起之人際網路,還有對克服歧視之努力等為主軸,再次以奈良為據點,對外傳遞相關訊息。水平社博物館也與此運動攜手合作,擔負起人權資訊傳遞基地的角色,繼承全國水平社追求人類尊嚴平等的理念和不容許歧視的堅毅精神,將這份意念傳承至未來。

期待我們能共享水平社祈求「打造更溫馨的人間」、努力追求實現的創社思想,共同創造一個寬容共融的社會,讓人人都能保有原本的自己,自在生活。

我們深信,來到水平社博物館的各位,都能對此意念產生共鳴,感到贊同。

「願世間有溫情、人間有光輝」

【補充資料】

1922年3月3日於水平社創立大會上通過的「綱領」與「宣言」

綱領

一、特殊部落民期望能以自己的行動獲得絕對解放

一、吾等特殊部落民期望向社會要求並獲得絕對的經濟自由和職業自由

一、吾等已領略人性原理,將以人類最高境界為目標而邁進

宣言

全國各地的吾等特殊部落民,團結起來吧!

長久以來遭受虐待的兄弟們啊,過去半世紀以來,各種方法和許多人為我們所發起的運動,並未帶给我們任何可貴的效果,這個事實是一種懲罰,因為我們容許自己及他人褻瀆了人性。過去這些看似憐憫人類的運動,反而讓許多弟兄墮落,一思及此,此時吾等基於尊敬人類尊嚴,自發組織起自我解放的集體運動,可說是必然之趨勢。

兄弟們!我們的祖先是自由、平等的仰慕者和實行者,也是醜惡階級政策陋習下的犧牲者,男性產業的殉教者。我們剝除野獸的皮革,換來的是被活生生剝取人皮;我們摘下野獸的心臟,代價是溫暖人心被撕裂。儘管遭受嘲笑唾棄,身處被詛咒夜晚的噩夢中,充滿人性光榮的血依然不會乾涸。繼承這種血液的我們,迎來了人與神同受崇敬的時代。現在已是犧牲者丟棄烙印的時代,是殉教者的荆冠受到祝福的時代。

吾等已經來到以身為「穢多」為傲的時代。

吾等切莫以卑屈的語言和怯懦的行為讓祖先蒙羞、褻瀆人類。深知世間的冰冷有多麼冷酷、何謂對人類之憐憫的我們,衷心祈求讚頌人生的光與熱。

在此宣布水平社的誕生。

願世間有溫情、人間有光輝 

1922年3月3日

水平社 

圖二、人權宣言展示區

圖二、人權宣言展示區